主页 > 军事 > 正文

想你想得睡不着阿姆斯特丹老教堂也是艺术馆:古老与当代的交织

发布时间:2020-08-01 作者:鄂尔多斯新闻网 来源:http://www.blhok.com

荷兰阿姆斯特丹最古老的教堂成为当代艺术的展馆,跨越千年的文明怎样与先锋的当代艺术交织、碰撞?老教堂如何在展览中保留她的温度,又如何与居民产生连结?

疫情后,展览“为地球孩子写的诗”在阿姆斯特丹老教堂举办。在那里,建筑遗产和艺术成为了彼此的延伸;“慢策展”的理念也使人际间的关怀、真挚沟通得以回归。值得一提的是,为老教堂敲钟的师傅也以他的方式投身展览。

我迷路了,在去阿姆斯特丹老教堂展览的路上。

明明经常来这个艺术展馆,偶尔还参加每月一次的清晨“寂静”音乐会,但这一次我没有找到展览的入口。

原来,整个老教堂为了最新的身临其境的装置作品彻底改头换面。入口临时设在了教堂的侧面,我推开厚重的木门,完全找不到老教堂的影子。黑暗,扑面而来的黑暗,沙袋筑起的高墙只留下一道战壕似的走廊,老教堂的古老吊灯瘫坐在走道上,像一个年迈却不甘心的老人,蜡烛燃烧着微光——我被完完全全地被震撼了。阿姆斯特丹老教堂也是艺术馆:古老与当代的交织

《为地球孩子写的诗》展览装置图,图片来源于oudekerk.nl

过了一会,眼睛慢慢习惯了这把我包裹起来的黑暗,老教堂的面貌才缓缓地呈现在我眼前,沙袋,碉堡,散落一地的蜡烛,目之所及皆如疮痍。突然,一个响雷,雨声毫无征兆地打在我的头顶,大象的叫声从另一个方向的远处传来。我现在身处何处呀?雨声停了,我在筑起的高墙间徐步,有种穿梭历史的沧桑感;枪炮声,我的脚步不停,政治家极具煽动性的演讲,我驻足聆听;尔后又是漫长的寂静。我知道这不是真的,但时间在这座艺术装置里,好像和我有了不一样的关系,一种天上一日、地上十年的错位感。我是谁?我在聆听什么样的声音?

这件惊人的作品有一个与之相称的名字——“为地球孩子写的诗”(Poems for Earthlings)。

长达八小时的音频在装置间回响,把我们抽离日常生活的维度,它挑战着我们去思考超越人类经验的巨大时间尺度和空间距离。地球孩子,并不只有人类啊。置身于这个时间胶囊,我好像突然在日常琐碎之间有了一席空档, 来反思人类对自然的影响、自然对人类的影响以及这双向作用力之间的复杂关系。

当老教堂邀请阿根廷艺术家阿德里安·比利亚·罗哈斯(AdriánVillar Rojas)来创建一个特定于场地的装置时,艺术家首先将他自己沉浸在老教堂所处的社会、文化、地理和体制环境中。他研究了老教堂的历史,该建筑是阿姆斯特丹最古老的建筑(建于1306年),是1566年圣像破坏运动(Great Iconoclasm)的重要遗址【1】,也是一个被遗忘了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故事的舞台,以及它位于海平面以下的不便之处。

鄂尔多斯新闻网(www.blhok.com)是一家集国内外和本地的新闻资讯网站,为您梳理最新最全的资讯。网站下设了新闻、旅游、教育、健康等栏目,欢迎广大网民前来阅览。

上一篇:甘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 下一篇:没有了
相关文章

鄂尔多斯新闻网招商广告

鄂尔多斯新闻网